谁帮我想5个小品 张康小品想打谁就打谁

谁帮我想5个小品

小品《堵车》

  人物:公车司机(简称:甲),个体司机(简称:乙),小餐馆青年女老板(简称:女),甲的女朋友,电话录音(简称:录)

  场景:先乡间公路上,后小餐馆内外。

  开场:甲、乙各开一辆东风牌捌吨翻斗车在乡间公路上相会,甲是空车,乙是重车。

由于路窄较难让车而又互不退让而堵车。

(最好有布景)

  甲:按喇叭。

(有真录音)

  乙:也按喇叭。

  甲:使劲连续地按喇叭。

  乙:跟着连续按喇叭。

  甲:(伸出头到窗外的样子)喂:小子,快让路。

  乙:(同样的动作)嘿,孙子,快后退。

  甲:(做跳下车的动作冲向乙)小子,你尽量靠靠边,就不会惹我冒火。

  乙:(同样的动作冲向甲)孙子,你晚几秒钟过来,就不会逗我生气。

  甲:(瞪眼)你怎么不晚几小时出门呢。

  乙:(瞪眼)你为何不晚几年出生咧。

  甲:(很生气的样子掏出芙蓉王烟点上,使劲吸几口)哎呀,鬼来了。

  乙:(火气未消的样子掏出软白沙烟点上,连续抽几口)阿荷,会气死人去。

  甲:(对着乙嘲笑)我抽芙蓉王,小子,这就是差别,我见警车和乌龟车队也得乖乖地靠边让路。

  乙:(楞住,后挺胸对着甲)很多富豪都朴素,省府比常德大得多。

大车给小车让路是规矩。

个人的小事不能挡住千万人的大事。

  甲:(对着乙装大人的样子)我是公车,牌子响当当。

  乙:(对着甲不示弱的样子)我是李嘉诚,华人首富,世界名人。

  甲:哈哈,你是李家的孙。

华阳彩票  乙:嘿嘿,你是老鼠称英雄。

  甲:你这是什么行为,知道不。

  乙:你这是么子腔调,晓得呗。

  甲:往小的说,你是公私不分。

  乙:往大的说,这是虎啸。

  甲:往大的说,你是挡了社会主义的道。

华阳彩票  乙:往小的说,又是猫叫。

  甲:往人之常情上说,是没有礼貌,小仔子为难大哥。

  乙:往做人上说,你是出言不荪,乱吐狂言,还要小弟保护大哥。

  甲:(喘着粗气,拼命吸烟,侧头自语)妈的,今天又遇到地霸了。

  乙:(同样的动作)我的咯爷呀,今天又撞见蛮牛了。

  甲:(瞪眼快步冲向乙)你硬不退让,想拼命是呗,再长几年都不是对手咧。

  乙:(手叉腰迎向甲)阿荷,呵耶,要打人啦,你爹妈是不是本地人。

  甲:小子,老子在本市工作,国家工作人员。

  乙:孙子,爷们是此地长,中国公民。

  甲:(用肩头顶向乙,但未接触就缩回)呀、呀、呀、呀,玩真的,骂你爷爷吧,没有造出好爸爸,让你当个个体户。

  乙:(也用肩头撞向甲,稍有接触)呃、呃、呃,搞实战,怪你娘老子吧,偷和尚,也不能偷野牛,下出一头蛮公牛。

  甲:(十分生气举手要打,但未落下,转而搓手跺脚的动作)哎呀,呀、呀、呀,今天老虎碰到王了。

  乙:(把地跺得更响)呵耶,耶、耶、耶,今天是秀才遇见兵了。

  甲:(用手指乙)你是一只母老虎。

  乙:(同样指甲)你是一个婆婆子。

  甲:你真讨厌。

  乙:你真难缠。

  甲:(再次吸烟,稍有缓和状)老弟,十二点多了,哥们还没吃中饭咧。

  乙:小哥,我早饭只咬了一个馒头,中饭不吃有晚饭咧。

  甲:老弟,你技术不行,我帮你再靠靠边,今后我们是熟人。

  乙:小哥,你牛皮喧天,何不去开坦克可以横冲直撞,硬要把十几吨砂子翻水田。

  甲:小子,哥们昨晚做了个美梦,今天心情好,来,我指引你后退200米。

  乙:疯子,重车弯道200米,看,我帮你挂个倒档,退后50米,从今以后我喊你做大哥。

  甲:不要我帮忙,还想抽芙蓉王,是吗。

  乙:你后退一步,我欠你一包芙蓉王,好不好。

  甲:(做爬上车的动作)别烦我,我现在开始睡觉,睡个三、五天,十天、半月也无妨。

(油腔滑调地哼歌)吴妹妹,我的清,你是天上的小星星,小星星,亮晶晶,时时照亮我的心。

毒太阳,驾驶仓,妹在梦中不怕长。

清妹妹,好迷人,你的酒窝醉死人。

傻小子,你莫急,免票让你看老虎做美梦。

  乙:(急得搓手、摇头,走圈圈,不得已靠近甲)哎呀、呀、呀,不得了,不得了,没有办法了,法官碰到无赖了。

大哥,不吃饭,睡不着,饿得慌。

  甲:放屁。

有妹在梦中,水都不要喝。

  乙:五天、十天搞绝食,不见阎王见美猴王。

  甲:瘦个拾多斤,还是魁梧汉。

  乙:(拿出软白沙烟递给甲)大哥,睡觉之前呷根烟,会晕头转向梦更香。

  甲:(眯一下,不接烟)小子,你没看见我抽烟吗。

  乙:嘿嘿,大哥呷王烟。

  甲:低档烟是吸毒自杀,高档烟才是享受、享受。

华阳彩票  乙:大哥,小弟现在变不出王烟来,要不,你把那半包卖给我,双倍价也可以。

  甲:(大笑,开心地笑)鬼崽仔,蛮会讲笑话呵,又想抽王烟咧,拿去。

(掏出烟给乙)

  乙:(不敢接烟)大哥,睡个三、五天,不着急。

  甲:急个屁,公车、公事,工资、奖金、补贴……

  乙:十天,半个月你不急,可有人会坐卧不安咧。

  甲:惹我生气,还不退让,私车、私事、私人,耗得起吗,急死你,急死你,气死你。

  乙:几小时,我都耗不起。

(唱)妹在梦中不怕长,虎哥惹你急得慌。

  甲:(猛地一弹起来的动作)小崽子,蛮灵泛,(把烟丢给乙)抽烟罗。

  乙:真卖给我呵。

(接住烟)

  甲:(爽朗地大笑)哈哈,老虎也要做生意了。

  乙:(抽根王烟恭维地递给甲)大哥,好快活,请抽王烟罗。

  甲:(侧头看一下,但不接烟)小子到底还是没见过世面。

  乙:(傻笑)嘿、嘿嘿,大哥,小弟没有逼你做生意的意思,是没有法子,才出此招请你抽王烟。

  甲:我看你傻到了家,傻得会没有姑娘喜欢你。

  乙:(打自己的脸和头)笨蛋,蠢才,宝十三,傻到了家。

(又对观众说)妹子,你们都要快点跑啦,莫让我逮住一个就不得了啦,我会逮住哪个就爱哪个啦。

  甲:鬼崽子还蛮有味,大哥教你几招罗,要孝敬抽王烟的呢,就必须敬极品,要孝敬抽极品的呢,就必须是“假烟”,要孝敬不抽烟的呢,真烟、“假烟”都不行……

  乙:呸,我们吴姓的妹子怎么会爱上你,当不得官,发不了财,呷王烟,敬极品,今后会穷得喝不起水,垃圾堆里捡短裤子穿。

华阳彩票  甲:你也是智多星的子孙,我看你爷爷的爹爹的爷爷是蒙人。

国家工作人员,只要有张办公桌,就有买烟的少,卖烟的多,我睁开眼睛说瞎话,那些王呀,极呀之类的屁把戏,七转八绕,都是财政买单。

  乙:我不想看你喷泡子,你也没有极品卖给我,我求你后退一步好不好。

  甲:空口打哇哇,你退三步罗。

  乙:(搓着手,拍着头,跺着脚,急步绕圈圈,口中念念有词)哎呀,哎呀,不得了,不得了,孔明再世也无计可施了。

老虎、蛮牛软硬不吃,如何是好,我的咯爷耶。

  甲:(望着乙,哈哈笑)赶快后退吗。

  乙:个体货车,信任是货源,货源就是钱,有钱就能……

  甲:(抢着说)起屋咧。

  乙:农民建房,等砂砌墙,今天等了砂子又等路。

华阳彩票十二点多了才跑一路,谁知快到了,又被这赖皮狗给挡住,后退200米不算远,险道重车太危险,前进50米是直道,挂个倒档很容易,可人家是公车,又霸、又赖,十天半月耗得起。

  甲:(洋洋得意的说)还什么都照发咧,一个电话回去,还有专人专车来处理咧。

  乙:(很焦急的来回起,突然醒悟拍头)呃,这家伙,能将王烟丢给对头,证明很爽快,豪爽人易交友。

(大声么喝)大哥,前面镇上有酒店,小弟请客,我们去呷一顿。

  甲:小子,别急,等我倒车调过头罗。

(俩人开车的样子退场)

  乙:(小餐馆的场景上,乙老远就高声喊)坨坨,坨坨,坨坨。

华阳彩票  女:(从餐馆里面急步走到外间,一声高过一声地答应)呃,呃,呃。

(笑眯眯地说)吴哥又喊坨坨了,他喊了一声又一声,有时还一边开车,一边对着手机喊,证明他是爱我,爱我,不要命的爱我。

我是应了一声又一声,有时就连他打个屁我都从未捂过鼻子嫌过臭,说明我是喜欢,喜欢,他的屁我都喜欢。

呃,(面对观众说)大家笑么子罗,我是坨坨妹,不是坨坨宝咧,古人爱乌鸦还是蛮有道理咧。

  女:(左右走几步又对观众说)大家看我是坨坨不,我穿高跟鞋量是一米六一只差眼屎子,不穿鞋子量是一米五八压线,只差鼻死嘎。

(台湾陈唐山形容新加坡国小而引发的外交笑话名词)。

为什么别人喊坨坨呢?都是先人留下的三大名牌惹的祸,什么:龙牌酱油,灯芯糕,坨坨妹子尽你挑。

莫讲啦,蛮有名气咧。

吴哥喊坨坨,我心里热,好盼望。

你比姚明矮一大截还蛮出奇是呗,以后却是坨坨底下的兵咧。

呵耶,又不是解放军,么子官不官,兵不兵的罗,终究是会被坨坨管咧。

  甲:(跟乙来到店前说)小子,今天我们是到坨坨店里,坨坨招待我们吃坨坨,(指肉丸子)还是到坨坨店里一边吃坨坨,坨坨一边帮我们解疙瘩罗。

  乙:你只管做客,想呷坨坨有的是坨坨,不要管她坨坨不坨坨的,你我之间的疙瘩土话也叫心中的坨坨咧,你我一起呷了坨坨,心中就没有坨坨了。

(又对女说)坨坨,看我又帮你带客人来哒。

  女:(很有礼貌的样子)帅哥,您好,欢迎光临乡间小店,请到坨坨这边坐。

  乙:(指着甲)坨坨,跟你介绍一下,这是我刚才结识的蛮大哥。

  甲:妹子,他是吴胡扯,我是老虎哥。

  女:老虎哥,他爷爷是姓吴,他妈妈不姓胡,他也不是胡扯哥。

  甲:哦,那就是无礼哥。

(音:吴)

  女:虎哥哥,他的名字没有礼。

(音:理)

  甲:我说他没有理吗,有理也是蛮牛哥。

华阳彩票  女:老虎确实了解他,他有时犟得象野牛。

  甲:野牛碰到老虎了,还不是得让老虎吃一顿。

  女:(拉着乙到一边说)吴哥,老虎、豹子和豺狼,乌龟、王八和虾米,你要多带几个来罗,他们不来,你自己要常来呵。

  乙:还讲不是坨坨宝,我看你是坨坨颈上挂珍珠,宝到一坨去了。

  女:这就是坨坨带宝贝,白白胖胖,晶莹透亮,古人说是光彩照人,锦上添花咧。

  乙:自古人往高处走,如今人往城里流,你这里既不是张家界的小店,又是没有特色的坨坨,难道硬要别人来参观你这个坨坨吗。

  女:坨坨妹子到处有,专程参观出洋相,但我的坨坨有特色,红烧就叫狮子头,郎中呷了,终生不忘。

氽哒就象过元宵,中国人呷了上千年都呷不厌咧。

  乙:我经常来,你不赚钱哒。

  女:你真是老帐房先生拿着计算机,不晓得算帐哒,我不赚钱,你赚钱噻。

今天是你,还是他。

  乙:我请客。

  女:又想要我贴钱呀。

  乙:(对甲说)大哥,想呷点什么,坨坨是氽哒还是红烧。

  女:(对甲说)坨坨店里的坨坨,四路子都晓得好呷,好多人一看哒坨坨就流口水咧。

  甲:私人花钱,随便点好,做个样子,吃个饱就可以了。

  女:老虎哥说得好,人少不宜摆酒席,只要做个吃饱了的样子就可以了。

  乙:大哥,今天我们都出车,就喝点饮料,呷点牛奶怎么样。

  甲:呃,等吃了饭,我打下电话回去,就说堵在乡下现在还没有吃中饭,再说,你我又是新碰的对头,我又后退调头跑了伍公里,不能太寒酸,你不要缩手缩脚,你钱不够,我有钱。

华阳彩票  女:老虎哥说的是,男人下馆子,不能没有酒,开一瓶啤酒,你们兄弟各喝一小杯做个样子,留半瓶,我给你们烧个啤酒鸭。

  甲:瞧,还是妹子心细,关心人,白酒我爱喝,但今天只能咽口水,啤酒一瓶还不够我洗喉管呢,来六瓶,我喝两瓶做个样子,小子,你喝饮料,牛奶多喝几瓶,你我各带两瓶回去晚上喝,不准路上喝呵。

  乙:大哥真爽快,客随主便,我来点菜。

  甲:呃,请客人点菜是礼节,今天你我都做客,我是哥,你是弟,我来点菜。

妹子,就来个喜嫂子不爱吃发字里的红坨坨,湖南人最爱吃太空人最想吃的水鸭子要三杯就可以了。

  乙:大哥,你跟坨坨调口味,茄坨利坨嫌我钱不够,但至少也要点个盐水飘香呗。

  女:谢谢大哥,还要什么。

(说完往里间走)

  甲:做个样子足够了,蛮牛的盐水汤不要了。

  乙:怕要你出钱,就来个白开水咽酒,牛奶咽饭,大哥,我有钱咧。

(追着女到一边说)坨坨,你真的要我出洋相。

华阳彩票  女:老虎已经不是做样子了,怎么吃两个人足够了。

  乙:一个菜都没有,你去陪他呷。

  女:何解罗,一个红烧狮子头,一碟花生米,一个爆辣椒,一盘三杯鸭加一个小菜再加两个人都不得少咧。

  乙:哎呀,发字读8,花生象8,喜郎中的三角关系暗藏其中,介绍一个男人给你认识冒几分钟,你们就有秘密语言,这到底是有魅力还是有狐狸……

  女:开饭馆,做生意就要象阿庆嫂……

  乙:阿庆嫂也不能赔了男人赚钱。

  女:你讲么子。

  乙:我是讲赔了夫人不赚钱。

  女:你又讲么子。

  乙:你硬要逼着我讲,我爱坨坨店里的坨坨是呷咧。

  女:(含羞状的动作)哎耶,不怕丑咧,吴哥呃,我好快活咧。

  乙:哎呀,心里哆嗦,脑壳冒汗。

  女:(含羞状)是心里热和,我好幸福咧。

  乙:我是讲,我怕老虎会要点横着走,慢慢爬,白娘子,和平鸽咧。

(往店外走)

  女:看来老虎还是够朋友,要是不做样子呷公款,肯定会上大酒家,开口会要山珍海味和野味,闭目再点熊掌、燕窝、鸭脚板,极品潲水、人头马,猴脑当作豆腐老。

最后还喊要鸡头。

  乙:(刚走两步回头说)样子还是蛮狠咧。

  女:不能跟你比,两天才呷肆块钱一包的软白沙,我晓得你何解这样舍不得罗,讨堂客噻。

  乙:(又回过头说)我是讲他的吼声,瞪眼好狠咧。

  女:不是何解叫老虎咧,哪个要你象绵羊罗。

(走到甲的桌旁做招待的样子)

  甲:妹子,你不是坨坨,胡扯无礼哥为什么喊你做坨坨呢。

  女:我做细妹子时,别个就这样喊咧,吴哥口里没有味时,不去嚼槟榔,也跟着外地人笑湘潭妹子,什么,什么,坨坨妹子任你挑。

  甲:打他,太不尊重少女了。

我看你配个象我这样一米七八的汉子,做这个(用手做接吻的动作)都只要踮下子脚咧。

  女:(含羞笑着偏头看甲)那我配不上,我有个表姐配得上,要不要给你留个电话,见下面,说说话。

  甲:你表姐有二十六、七了吧。

  女:哇噻,表姐才二十二岁咧,坨坨怎么会让帅哥见个当妈的咧。

  甲:妹子,谢谢你,这种面两年前我已见过了。

  女:呵耶,你何解咯性急罗。

  甲:二十七岁还没有结婚,算性急呀。

  女:男人三十多岁不算大,刘德华四十多了,都不急咧。

  甲:我早有誓言,妹子我都喜欢,但只爱一个。

  女:这一个好幸运,家住何方,叫什么名字,在哪里工作。

华阳彩票  甲:名叫吴文清,在人民医院工作,家住水府乡,龙江村七组。

  女:(非常惊奇,尖叫着跑出去找乙)呵耶,不得了,下不得地咧,吴哥呃,坨坨碰哒鬼咧。

  甲:(怜香惜玉的样子连连摇头)唉,好可惜,花一样的少女有间歇精神病,下回我得带吴妹妹来给她瞧瞧。

  女:(跑到店外乙身边)吴哥,你是个癫子咧。

  乙:坨坨,莫乱讲啦。

华阳彩票  女:你不癫都有点宝气咧,你晓得老虎是哪个不,是日后的姐夫咧。

  乙:坨坨,你搞得我一头雾水,故事瞎编乱讲,扯到姐姐身上,我真的会发宝气啦。

  女:当真的不晓得。

  乙:不晓得。

华阳彩票  女:确实不晓得。

  乙:那家伙,无礼行车,蛮得象牛,差点打人,还须我请客,都是由于他堵得我急咧。

  女:现在,我看哒蛮好,不信你再去看看罗。

  乙:(俩人走到门口反复打量着甲)这老虎,魁梧不粗鲁,豪放有精细,年轻又象个老麻雀。

倒也象个北方的男子汉。

交个朋友可以,想当姐夫,一时还找不到喜欢。

工资万一都呷了王烟哒,医生就不会穿垃圾堆里捡回的短裤子啦。

华阳彩票  女:(用拳头打乙)你讲么子,垃圾堆里捡短裤子,那我就不得准啦,要是被我撞见,坨坨会哭脸咧。

  乙:我是讲,我不喜欢咧。

  女:你又不是同性恋,喜欢我的时间还不够,还去喜欢一个男人做什么罗,他有姐姐喜欢咧。

  乙:情况不明,不能确定。

  女:打个电话就清白哒。

  乙:(掏出手机给姐打电话)喂,姐,有个家伙,比我高二寸,开着捌吨东风翻斗车。

自称老虎哥,说是什么国家工作人员,听口音肯定不是湘潭人,他说到一个你这样的名字,你认识吗。

  录:弟弟,我和爸爸妈妈经常对你讲,在外,见长者,要有敬称,对同辈,要象兄弟姐妹,一个大哥哥,怎能称家伙。

他跟姐的关系很好。

华阳彩票  乙:姐,你跟蛮大哥,好到了朋友吗?

  录:那位大哥不姓忙,细伢子不要打听大人的事。

  乙:姐,老虎很吓人,赶快后退吧,不要再前进了。

  录:为什么。

  乙:他无礼行车。

  录:你有礼在先吗?

  乙:他在驾驶室里睡觉,说什么睡个三、五天也不碍事。

  录:这可不行,说仔细点。

  乙:还白日做梦,睁开眼睛在梦中唱歌。

  录:再仔细点。

  乙:我给你学几句罗。

吴妹妹,我的清,你是天上的小星星,小星星亮晶晶,时时照亮我的心。

毒太阳,驾驶仓,妹在梦中不怕长。

清妹妹,好迷人,你的酒窝醉死人。

哎呀,这噪音污染,把我的心律都搞乱哒。

  录:呵耶,编得不错,哼得也有进步咧。

华阳彩票  乙:姐,你疯狂哒,是我在给你学唱咧。

  录:哦,还有吗?

  乙:还喝酒咧。

  录:(很重很响地拍桌子声)什么,真是虎胆英雄呵。

  乙:是在一个乡间小店,要了两瓶啤酒,还冒呷咧。

  录:哼,还有吗?

  乙:还想打我咧。

  录:(连续很响很重地拍桌子,跺脚的声音)什么,翻天了,老毛病,职业病都发作了,看来我这个医院是没法治了,非得上湘雅,进协和不可。

  乙:姐,还没出手咧,是我火气冲天,用肩头顶了他一下,但他确实是只公老虎,姐,你莫做母老虎呵。

  录:好,你把电话给他,我叫他进协和治治老毛病和职业病。

  女:老虎哥,快来罗,你的电话。

  甲:(快步出店走到乙身边笑)我说你小子蛮机灵,原来干过“三只手”,什么时候把我的手机夹去了。

  录:喂,什么小子,哪有“三只手”,谁叼你的手机。

  甲:(立刻变得很老实的样子)哦,是清妹妹。

  录:哼。

  甲:哦,是吴姐姐,是老虎讲个细伢仔咧。

  录:哼。

  甲:哦,不是老虎,是老鼠跟汤姆在开玩笑咧。

  录:(猛地拍桌子声)编精彩的。

华阳彩票  甲:(仔细看手机,连续打自己的嘴巴)哦,没讲真话,我打嘴巴,我错怪了别人。

我该打。

华阳彩票  录:行车不礼貌,还要喝酒。

  甲:(手捂着电话,冲着乙讲)小人,叛徒,内奸。

(乙做躲闪的动作),(又冲向女讲)狐狸,青蛇,女特务,坨坨。

(女很委屈用手捂着脸后退的动作)

  录:什么,盼女狐狸,青蛇坨坨。

  甲:不敢,老虎吃牛羊、吃狗、吃猪,可从没咬过蛇和狐狸咧。

我是在一个乡间小店,新交了两个小朋友,要了两瓶啤酒,乱讲狐狸、青蛇、肉丸子和女特务咧。

  录:(猛的重拍桌子,厉声地说)老毛病,职业病都发作,手发痒了吗?

  甲:(反手拿着电话藏到后背冲向乙说)秦桧、汪精卫,老虎的爹。

(此老虎为林立果的小名)(对电话说)我时刻牢记礼貌行车,和为贵,该出手时就出手,不该出手就睡觉。

  录:发火,瞪眼,要强,耍威风,别人见了会生气,你知道今天生气的是哪一个,他是我的亲弟弟。

我们医院治不了你,你上湘雅协和去治治,好了,可上我们医院搞复查,没好,那就继续治。

(很响的关机声)

  甲:哎呀,哎呀,(拍头左右走)大水冲了龙王庙,引火进深山,老虎无处藏。

(走到乙跟前说)哥们,爷们,小子有眼无珠。

(乙不理睬)(走到女跟前)妹子,你看老虎好可怜。

(女不搭理)(又走到乙跟前)朋友,小弟

,你看怎么办。

华阳彩票(乙仍不理睬)(又走到女跟前)坨坨最聪明,美丽的坨坨最会解疙瘩哒呵。

  女:(嫣然一笑地说)老虎变老鼠呵,一个细疙瘩怕么子罗,你先去道个歉,不行,坨坨再帮你们解疙瘩。

  甲:(走到乙跟前)小弟,老虎今天失礼了,我车内还有一条芙蓉王,丢给你,算作赔个不是,好吗?

 )

转载请注明出处张家界故事网 » 谁帮我想5个小品

牛牛彩票 瑞祥彩票 22彩票 猎豹彩票 山东11选5计划 128彩票 爱乐透彩票 欢乐赛车 北京赛车怎么玩 755彩票app